自然地理学的新发现,科学之光课堂带领学生探索科学研究之路

发布者:本科生院教育教学发展与评估中心发布时间:2022-12-09浏览次数:10

122日下午4点,地理与海洋科学学院全职教授、国际地理学会主席Micheal Meadows教授来到《科学之光——自然地理学新发现》的课堂,为同学们带来了题目为《Dynamic landscapes: Paleo-environmental changes and society》的报告。过去气候环境研究是什么?到底有怎样的重要性?气候与环境的变化对人类社会将会有怎样的影响?这些问题Meadows教授在课堂中为同学们一一解答。

孔子说:“温故而知新”,丘吉尔说:“你能看到多远的过去,就能看到多远的未来”。Meadows教授用中外古今的两句名言,引出了过去气候环境研究的重要意义:认识现在、认识未来。Meadows教授指出,在验证气候模式可靠性与敏感性、区分气候环境自然变率与人为影响、寻找未来气候环境相似型、未来生态系统管理与保护这四个方面,过去气候环境研究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

以电影《冰河时代》引出2问题,Meadows教授向同学们介绍了第四纪的气候环境剧变。第四纪的开始距我们已有两百多万年,却是地球历史之书的短短一页,科学家发现其间发生了超乎想象的生态环境变化。在第四纪,地球出现过多次“冰河时代”,称之为冰期,其时地球的平均温度比现在低约4-8 ℃,我们现在处于最后一次冰期后的温暖时期,被称为间冰期,地质历史上称之为全新世。正是在这样的温暖环境中,人类社会从原始走向了文明,得到了迅速的发展。

为了形容过去气候与过去环境研究的研究方式,Meadows教授将自己比作“法医秦明”,需要从各种地质记录的代用指标变化的蛛丝马迹中,探寻过去气候环境变化的真相。Meadows教授向同学们介绍了深海沉积物、冰芯、黄土等主要沉积记录,以及孢粉、硅藻等代用指标,生动的向同学们介绍了过去气候环境研究的研究过程。

最后,Meadows教授以南非尼卡国家公园和中国良渚古人类遗址的两个例子,让同学们感受了过去气候环境研究的魅力。对南非湖泊孢粉的研究,纠正了“滥砍滥伐导致尼卡高原缺少大片森林”的错误认识,指导了当地居民更好的利用当地的自然资源。对于中国良渚遗址的研究,描绘了海平面变化、极端气候事件影响良渚文明兴衰的历史,揭示了人类社会改变自己的生产方式而适应环境变化的过程。这对于未来气候变化下人类社会应如何应对,具有重要的指示意义。如今,在1950年后,人类社会的发展“大加速”,越来越多的科学家提出“人类世”的概念。未来社会人与自然应如何相处?或许过去气候与过去环境研究可以给予人们更多启示。

 

最后,在热烈的掌声中,Meadows教授结束了授课。在全英文授课后,同学们纷纷热烈提问,教授耐心热情释疑。Meadows教授用他前沿的学术研究成果与丰富的知识积淀,带来了自然地理学的新发现,自然地理学的科学之光也将照亮同学们科学探索的道路。

 

采写:梁承弘

编辑:邵可涵